世界史座標下的中國:從50個課題切入,看懂歷史發展的脈絡與邏輯

在世界脈絡裡,中國原來如此!
兩河流域文明,刺激了中國早期王朝的出現與發展;
但外來因素沒有削弱的情形下,卻反而強化了中國文化的個性?
羅馬帝國和秦漢帝國分別瓦解後,
歐洲和中國為何各自走上了不同的發展路徑?
為什麼中國文明後發先至,卻成為不斷改朝換代的早熟國家?
打破朝代順序,透過50個主題,以世界觀點看中國王朝興衰的運作邏輯!
藉由切入50個歷史課題,化繁為簡,以世界史的視角,提引出中國王朝的興亡邏輯與遊戲規則,以及這些規則是怎麼形成的。

為什麼寫《世界史座標下的中國》

〈一〉
歷史是一門非常重要的學科。有多重要?歷史就是一個國家的記憶。

我們都知道,記性不好的人,今天的事明天就忘,做事顛三倒四,他的人生顯然會受到很大影響。

同樣,一個國家,一個民族,如果不善於梳理分析自己的歷史,他在現實當中就會總犯錯誤,甚至會總在同一個地方跌倒。

因此有一句話,「讀史使人明智」。

但是,「讀史使人明智」這句話並不是說一個人只要多讀幾本史書,就會明智起來,沒那麼簡單。讀史關鍵在於方法,要善於總結和分析。記住一堆年號並不能使人明智。

然而,分析歷史的規律是件很難的事情,面臨著很多困難。

第一個是歷史資料方面的困難。

有些國家歷史分析的困難在於歷史太短,資料太少,沒什麼可歸納總結的。而中國歷史分析的困難在於太長,資料太多,總結不易。
確實,中國是世界上最重視歷史的國家,從商代開始我們就有史官了,因此,中國是世界上歷史資料最多的國家,可謂浩如煙海,汗牛充棟。別的不說,整套《二十四史》就有四千多萬字,讀起來非常困難。

所以如果你遇到一個人說他通讀過二十四史,你最好別信。

為什麼呢,因為二十四史是古文,裡面有今天讀者不熟悉的大量生僻字,不知道的人名、地名,不熟悉的典章制度,讀起來很費力。因此,假設你一天讀三千字原文,不論過年過節、颳風下雨,一天也不間斷,那麼讀一遍二十四史,要花多長時間?我算了一下,大約是三十六年。因此,除了少數的專業史學家(例如張舜徽註1),極少有人能真正通讀二十四史。

那麼除了二十四史,我們還有《資治通鑑》、《史通》、《通典》……都是大部頭的。如果你都想通讀一遍,再去歸納總結,一輩子也讀不完。

所以這是第一個困難,資料方面的困難。

第二個困難,是總結和梳理的困難。

你掌握了史料,讀了大量的史書,也不見得能從歷史當中獲得益處,相反,還可能被歷史欺騙了。

為什麼呢?因為同樣的一段歷史,不同的人可能會歸納總結出完全不同的規律。

歷史是一個民族的記憶,然而,並不是記性好的人就能生活得很好,因為記憶力和邏輯思維能力並不是同義詞。

很多人記性很好,但是思考的邏輯性很差。例如我的一位舅媽,她的記憶力不錯,說起多年前的什麼事來都講得連枝帶葉,非常生動。但是每次生病她都不去醫院,而是去找村裡的算命先生。她堅持認為人會生病都是因為「衝撞」了什麼「不潔的魂靈」所致,按照算命先生的指示,朝某個方向燒紙錢就能夠治好。曾經有兩次巧合,燒完紙錢後不久,她的病還真好了,她的那套理論因此更加強化,還嘲笑我關於病毒和細菌的說法是異端邪說。直到五十多歲時因為急性腎炎拖延治療而去世前,她都認為我是讀書把腦子讀壞了。

一個國家也是這樣。

中國擁有最龐大的史料庫,然而並不見得因此就能產生最偉大的歷史學。事實上,在漫長的中國古代史中,歷史學家們基本上是按照「善惡忠奸」這個簡單的思路,對複雜的歷史記憶進行整合。幾千年來,中國的讀書人總是認為,中國之所以沒有治理好,就是因為人心不古,不肯好好聽孔子的話。如果大家都老老實實貫徹孔孟之說,那麼堯舜之治很快會再現。而普通老百姓聽了歷代的評書、演義,得出的結論更是簡單:一切成功都是因為皇上聽了忠臣的話,一切失敗都是因為皇上聽了奸臣的話。所以只要「親賢臣、遠小人」,天下自然太平。這種歷史總結能力,是中國從秦朝到清朝,一直在「鬼打牆」式的治亂循環中繞圈子的原因之一。

所以,讀史需要悟性。「讀史使人明智」這句話並不絕對正確。學歷史不見得都能獲得智慧,有的時候獲得的是更深的愚昧。

夏朝為什麼出現在河南

〈一〉

在我上學的時候,歷史課本是這樣開頭的:

中國人,自古以來生活在這片廣袤的土地上。上百萬年前,中國大地上生活著許多原始人類,例如雲南元謀人、陝西藍田人和北京猿人。今天的中國人是從這些古人類進化來的。

這聽起來非常合理。中國人自古生活在中國,原湯化原食,聽起來很自然。然而,今天的分子人類學研究得出了不同的結論。

復旦大學有一個「現代人類學研究中心」,他們做了一項研究,一共採集了一萬兩千多名中國人的Y染色體進行分析。他們發現,中國人和世界上所有其他的人類一樣,是六萬多年前從非洲遷徙來的註8。也就是說,六萬多年前,生活在東非(大約在今天的伊索比亞一帶)的一些現代人,也叫「智人」,開始向外遷移。其中一部分智人在大約三萬年前,抵達今天中國的疆域之內。

有人問,那麼雲南元謀人、陝西藍田人和北京猿人到哪去了呢?很不幸,早就滅絕了,他們的基因對今天的中國人沒有影響註9。

分子人類學的研究建立在大量的科學數據基礎上,所以在世界上被比較廣泛地接受,成為主流觀點。但是在中國,存在兩種看法。第一種是接受分子人類學的研究成果,第二種則仍然堅持原來的獨立起源說,認為中國人和世界上其他人類不一樣,是獨立起源的註10。

〈二〉

分子人類學的研究認為,智人最早是從雲南和珠江流域進入中國的,來到中國後,又很快向北遷徙,迅速遍布中國全境。進入新石器時代後,中國土地上出現了許多個文明中心,對考古學比較感興趣的讀者肯定都知道北方的紅山文化、中原的仰韶文化、東方的龍山文化、南方的良渚文化、西南地區的三星堆文化。

當然,這些文化中心彼此相距都比較遠,它們如同一顆顆星星,在當時文明還是一片黑暗的中國土地上,一點點地亮起來,所以,考古學中稱這個時代為「滿天星斗」。

這些文化中心有的在遼河流域,有的在陝西,有的在長江下游,那個時候草萊未闢,交通非常不方便,甚至可以說沒有交通,因此有學者說它們「從起源到興盛均是各自獨立發展起來的」。我們從出土文物中可以看到,這些文化確實都帶有自己強烈的個性,風格各異。

但是,這些文化中心也都有一些引人注目的共同特性,例如對玉器的重視和崇拜。

我們知道,玉器這個東西,一直是中國人很重視的,但是世界上其他地方很少出現。在世界各古代文化中,只有大洋洲的紐西蘭及中美洲的墨西哥等極少幾個地方發現了玉器,但是出現的時代都比較晚,而且只出現很短的時間就消失了。

本书完整epub:

You need to be logged in to view the rest of the content. 请 . Not a Member? 加入会员

Please Login to Comment.